1. <output id="5rrzn"></output>

        <dl id="5rrzn"><ins id="5rrzn"><strong id="5rrzn"></strong></ins></dl><dl id="5rrzn"><font id="5rrzn"><nobr id="5rrzn"></nobr></font></dl>
        1. 每天一篇任正非:華為是從失敗中走出來的

          互聯網八卦 / 2018-10-11 14:15:45

          “我們反周期成長,在極度財務困難時,沒有減少投入,使我們今天能成為世界第二。”

          作者:任正非2008年6月13日

          來源:任總在網絡產品線奮斗大會上的講話紀要

          喬諾之聲編輯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

          關注喬諾之聲,做行業領導者(ID:geonol)

          我確實是由于幼稚,才走向通信行業的。

          八十年代末,由于退伍而走向打工,因打工不順利才走向創業的。當時,認為通信市場如此之大,以為我們做一點點總會有機會的。恰恰是這種無知無畏,我們才敢踩上這條不歸路。走上這條路后,才知道通信市場如此之狹窄,技術要求如此之苛刻,競爭如此之激烈。

          通信市場需求量雖如此大,客戶卻很少,而這些采購巨額數量的客戶,水平之高,也是小公司難以適應的。通信產品技術上要求如此苛刻,是因為電信網絡是全程全網,任何一小點缺陷,就構成與全球數十億用戶無法準確連接;當時通信產品技術含量高,利潤高,導致世界上所有的大電子公司都聚焦在上面競爭,實際上是寡頭之間的競爭。

          我們當時就像一只螞蟻,站在大象腳下,在喊要長得與它一樣高,現代唐吉柯德。

          八十年代初,我對市場經濟一竅不通,也受了一些嚴重的挫折,在挫折中學習了許多國際法方面的東西,用一年多的時間學習了許多法律,從法律中悟出了市場的運行機制,它對一個企業來講有兩件重要的事情,一是客戶,二是貨源。

          政府的管制就是管制這兩者的交易必須在法律框架及協議基礎上運行。這兩個要素中,客戶是不可控制的,也不能夠控制的;企業唯一的可能就是控制貨源。

          公司成立之初,那時社會上剛剛開始市場經濟,倒買倒賣是主要的一種經濟方式,在倒買倒賣的一片風聲中,我們不合時宜地走向科研,自己做產品,自己做貨源,這就是我走向創業時的初衷。確實是逆流而上,逆水行舟的困難有多少,只有自己心中清楚。

          我們是從交換機起步的。當時風行中國的是一部由幾個香港青年研制的40門模擬交換機,后來在珠海合資生產。我們作為他們的代理,但經常得不到供貨。讓客戶逼得,不知如何是好,差點讓人當成騙子。

          當時我們的合作伙伴是石油部物探局,那時他們的經理周良叔對我講,“你要控制的是市場,技術誰也長期守不住的,要放開,不要怕。”繼而來自石油的專家劉伯榮、王菁開始投入試制。

          那時的交換機還是單層板,用復印機精確一比一地復印印刷板。工具就是萬用表,示波器。后來郵電部讓珠海合資企業,將BH01的資料,以3萬元一套的價格賣給全國數十個廠家,我們的仿制也合法化了。我們自己研制的交換機,是從HJD48開始的,鄭寶用等幾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學生,一邊看著南京郵電學院陳錫生的“程控交換原理”來設計軟件及硬件的。根據教科書來設計產品,也說明我們那時基礎。后來在版本升級時,得到北京郵電學院陳俊亮、程時端老師的指導。

          我們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的。

          從2000門交換機在義烏的佛堂開機,到邳州的萬門局,毛生江都是華為交換開局第一人。在萬門局開局之前,AT&T的萬門局正在長春開機,我利用在美國認識的關系,讓毛生江他們到長春看一下萬門機是什么樣子。這群搞萬門機的人,還從來沒見過萬門機是什么樣子。這兩處開局我們都不是很成功,而且邳州應該說是失敗。我當時說了,從泥坑中爬起來的都是圣人,一定要勇敢前進。

          當時真是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那種大無畏英雄氣。今天來看,這么多人才,都是從當初失敗中走出來的。

          我們經歷了20年的成功與失敗的積累,漫長的蹉跎歲月,錘煉了數萬優秀的華為兒女,他們現在正一步一步地走向成熟。他們今天正春華正茂,未來的廿年,是我們大有希望的廿年,相信我們會更加成功。

          挫折和磨難,始終是我們人生的一筆寶貴財富。我們復雜而艱苦的研發經歷,一定會使我們的生命放射出光芒。在這廿年的痛苦磨難中,我們終于確立了“以客戶為中心,以奮斗者為本”的企業文化,它使公司慢慢走出了困境。

          我們堅信未來以IP為基礎的傳輸市場,隨著信息流每年的數倍增長,會有極大的空間。

          我們在這方面要增大投入,從芯片做起。現行光網絡傳輸還會不斷更新和擴容。未來從極大容量的高質量傳輸,到極小容量的低成本的IP傳輸,都是極富挑戰的,隨著網絡的寬帶化,傳輸的要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且越來越要求在骨干傳輸中,使用超大容量的優質產品。

          隨著光纖到戶,光纖到桌面,體積越來越小、成本越來越低、越來越使用方便、越來越容易維護,并滿足一定帶寬的低端IP設備,會呈爆炸式增長。我們要研究適應客戶的各種需求,要把握住關鍵的要素。

          回想IT泡沫崩潰時的情景,當時傳輸從白馬王子跌落到一文不值,許多業界領袖公司,減少了投入。而我們反周期成長,在極度財務困難時,沒有減少投入,使我們今天能成為世界第二。

          我們不要太封閉地以自我為基礎,要繼續加大開放的力度,合作的力度。

          八年前我們用400萬美元,收購了一家美國瀕于崩潰的小公司,從而使我們在長距離光傳輸上技術成了世界第一。也從這個例子看到,要努力去吸收已經成功的人類文明,不要過分狹隘地自主創新,那樣會減緩我們的速度。因此,我們的研發,應該強調集成開發,多吸收別人的一些先進成果。

          隨著光纖替代銅作為大容量低成本的傳輸出現,發展到今天,光纖到戶,光纖到樓,光纖到路邊的速度,越來越快。接入網與終端將發生革命性的變化,全球固定接入網絡,將會發生重新洗牌,我們要把握這一機會,加大與國際大公司的分工合作,贏取這一場勝利。

          接入網的小型化,多樣化,十分靈活使用的高質量產品,將會在網絡進化中,逐步取代以前作為接點式的接入設備,而這些產品同時要求高質量,因為裝在家里,樓道里……。你總不能象在接點機房一樣,為維修天天出入別人的家庭……。接入網與終端會越來越趨同,越來越豐富多彩。

          時代給我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給予了我們更多的機會。

          我們堅持將IP的理念,引入到所有的通信產品。同時數據通信產品,也要吸收傳輸、交換的經驗及有關人才,在中低端產品上要縮小與思科的差距,在中高端產品上要支持我們的核心網進步。

          我們相信經過十幾年的厚積薄發,聚焦在通信領域持續投入,提供端到端的電信級IP解決方案與服務,我們一定會重生,我們的青春生命會放射出燦爛的光芒。

          我們廿年走過了一條崎嶇不平的道路,我們經歷了多少失敗與痛苦,但我們始終堅信“燒不死的鳥是鳳凰”,“從泥坑中爬起來的都是圣人”。在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中,鍛煉起一代堅強的華為人,我們才贏得了今天的曙光。

          網絡還會再進步,人類社會還會再進步,我們也會不斷進步,經過挫折與磨難的華為人,將肩負起重擔。堅持以客戶為中心,以奮斗者為本,我們仍任重道遠。

          成就下一個行業領導者

          ID:geonol

          足球外围投注app

              1. <output id="5rrzn"></output>

                <dl id="5rrzn"><ins id="5rrzn"><strong id="5rrzn"></strong></ins></dl><dl id="5rrzn"><font id="5rrzn"><nobr id="5rrzn"></nobr></font></dl>

                      1. <output id="5rrzn"></output>

                        <dl id="5rrzn"><ins id="5rrzn"><strong id="5rrzn"></strong></ins></dl><dl id="5rrzn"><font id="5rrzn"><nobr id="5rrzn"></nobr></font></dl>